关键词:数字|信息|视觉|2817|的是|大脑

怪异的病症:看不见数字是什么原因?这个男人看不到数字!

  • 时间:
  • 浏览:5

怪异的病症:看不到数字是什么原因?

这个男人看不到数字!人们怪异的病症又提升了......

这名病人绘制的“8”便是一团乱麻

近期,《美国科学院院刊》发布了一例独特的病案:一位病人彻底看不见 2~9 这好多个数字。不但数字自身在他眼中是错码,数字还能“屏蔽掉”周边的别的物品。他可能是现阶段己知的唯一一个看不到数字的人。

发文丨杨心舟

视觉错觉

“事实胜于雄辩”这几个字告知大家,仅有见到的才算是真正的,但事实上大家分辨外部的信息并不只是借助双眼就能进行的。双眼自身仅仅接纳了物件意见反馈而成的灯源,但实际要怎么讲解還是要靠大脑来进行。而在讲解全过程中,大脑有时候会造成一些认知和观念上的幻觉,对本来的视觉信息拥有错误行为,最后造成 “眼看也不一定为实”。暂且不说文章内容要详细介绍的这名奇妙患者,就连平常人在日常生活中也会出現视觉不正确,较为普遍的便是“视觉错觉”,比如当双眼见到云彩时,大脑会全自动对视觉信息开展讲解和填补,因而大家很有可能会感觉云彩像人头数、小象或是飞机场,但事实上云彩是沒有意见反馈这种视觉信息的。也有一类较为經典的错觉图片可以清楚地展示出视觉和认知间的差别,比如赫尔姆栅格数据幻觉,灰色背景上铺满深灰色的栅格数据,这时候线框交叉式的小白点看上去也会变灰,乃至闪动起來。但是,如果你集中精力看一个点时,又能清晰地见到点是乳白色的。

针对这一幻觉的表述有很多,一开始有生物学家明确提出了侧抑止理论,觉得激话较差的光体会细胞信号被边上的强激话体细胞的数据信号所遮盖,因而不集中精力,一些乳白色灯源数据信号会被深灰色的所遮盖。而伴随着科学研究深层次,生物学家还发觉了一类独特的神经细胞——S1 简易体细胞,这类体细胞专业承担“亮和暗”数据信号,而且具备方位可选择性(水准和竖直数最多),因而华康的方格造成的视觉错觉会更显著。而小圆圈遮盖住竖直和水准的栅格数据条时,S1 简易体细胞激话水平减少,因而认知造成了误差。

非竖直的栅格数据造成的幻觉就需要弱许多

只不过是简易的栅格数据就能蒙骗大脑,更别说更繁杂的视觉蒙骗图了。而针对“视觉错觉”,不管哪样表述更有效,能够毫无疑问的是大家“看到”的物品有时并并不是物件自身的样子,而非常大水平会依靠大脑的信息处理方式,也就是常说的认知。一些认知全过程出現病症的人,非常容易就看不见眼下的物品。全新发布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的科学研究就展现了一位十分独特的患者,编号 RSF 的患者因为神经系统病症出現了认知歪曲(perceptual distortion),而結果就是他很有可能会认知不上 2 至 9 的数字,这种数字在他来看全是错码。 

独特的患者

实际上 RFS 也并并不是天生便是这般,他本来是能看到数字的,但从 2010 年刚开始,RFS 就一直会觉得到头痛,而且刚开始出現语言表达能力降低、短暂性双目失明的病症,而在以后连行走都有点儿艰难。RFS 就医后,被医生确诊为皮层基底节综合症,它是一种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一般会造成 行動和語言功能问题。但 RFS 的另一种症状也让医师觉得诧异,他主要表现出了别的患者沒有的病症——看不见数字。罗伯特·霍普金斯的科学研究精英团队强调,它是她们己知的唯一一个看不到数字的人。在 RFS 眼里,2~9 这种数字并沒有固定不动的样子,只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线框。

而更奇妙的是,除开 2~9 这好多个数字,RFS 认知别的的标记工作能力并没有问题,包含英语字母、图型他都能清楚地辨别。就算是一些外型像数字的标记,他也可以看到,例如 RFS 能看到英文字母“B”,可是看不到数字“8”。

左侧是展现给患者的数字“8”,右边是患者依据“8”绘制的图型

而接着的检测結果还显示信息,这种数字不管单独出現、一串串出現或是和英文字母配搭出現,RFS 都无法识别,比如 8、476、A7 这种字符串数组在他眼中全是无意义的灰黑色线框。而更繁杂的“#”、“$”、“ ”他却都能恰当鉴别。科学研究工作人员为了更好地清除别的标准很有可能导致的危害,更改了数字的色调、尺寸、展现時间乃至是数字图的饱和度,都没法更改这一客观事实,RFS 确实是看不见 2~9 这好多个数字。可是,1 和 0 这两个数字变成了除外,RFS 不但能见到,并且还能恰当地讲出和摹写展现图上的 1 和 0。科学研究工作人员觉得,1 和 0 这两个数字很有可能在数学中的影响力和别的数字不一样,而且优化算法计算中 1 和 0 的应用要更与众不同;又或是是 0 与英文字母 O,1 与小写字母 l 很类似,让他们鉴别起來要相对性简易。毕业论文觉得,“最有可能的是,1 和 0 的视觉处理方式与别的数字并不一样。”一开始,学者还仅仅认为 RFS 只不过是看不见数字,让她们没预料到的是,数字居然能变成一块极大的“马塞克”,假如把一个字母画成线框框的方式,RFS 不但能看得出英文字母是啥,往线框框里加上的物品也看得懂。可是,当这一线框栏是数字方式时,不管线框框里是啥,RFS 就难以分辨出来。置放在线框框里的一些英文字母和简单符号他还能有时候分辨恰当,而繁杂的图型装进去后分辨准确度便是 0%。

本来能辨别的标记或图型,一旦置放在数字中,病人也会辨别不清。

视觉观念遗失

为了更好地分辨 RFS 究竟哪一步出現了难题,科学研究检测了他观察不一样图型时的脑波。检测应用的图,一样是条框型的数字或是英文字母,此次置放在框中的是一张面部。脑电显示信息,RFS 在看到面部时,会出现显著的脑电方式。而面部不管置放在英文字母還是数字中,都是出現类似的脑波。这表明,RFS 的大脑是恰当地接受并对面部作出了反映的,但为何数字中的脸,RFS 就看不到了呢?

面部置放在英文字母或是数字中,患者都是出現相近的脑波。这表明二种标准下他的双眼都看到了脸,而且大脑还解决了这些信息。

学者觉得它是他的视觉观念这一步出了难题,“这意味着着 RFS 的大脑确实解决了视觉信息,可是他沒有意识到大脑早已讲解过信息了。” 毕业论文创作者 David Rothlein 表明,而 RFS 看数字时也是这般,他双眼看到 8 了,大脑接受并解决了 8 的视觉信息,但在最后一步,提供视觉观念的神经系统出現了难题,因而他没法觉得到这种解决好的信息。现阶段,学者们都还没渗透到看不到数字这一独特状况的实际体制。有一种推断是,RFS 的语义记忆出現了难题,这类记忆力一般和基本常识有关,特别是在会危害标识符声形的认知能力。“都不清除 RFS 这一块对于 2~9 的语义记忆出現了错漏,”Rothlein 说,总而言之,要寻找实际的病症根本原因还必须较长一段时间。但是,大伙儿也不必担心在这期间 RFS 如何阅读文章数字了,暖心的科学研究工作人员为他专业设计方案了一套新的数字样子系统软件,专业代指 2~9,只不过是这一数字表,好像也要动点脑子才可以学好。

照片来源于毕业论文或科学研究精英团队

初始毕业论文:Lack of awareness despite complex visual processing: Evidence from event-related potentials in a case of selective metamorphopsiahttps://www.pnas.org/content/early/2020/06/17/2000424117

猜你喜欢